您当前位置:主页 > C假生活 >Facebook 将更新演算法剔除「标题杀人」与「垃圾内容」,这又是一场邪恶计画 >
Facebook 将更新演算法剔除「标题杀人」与「垃圾内容」,这又是一场邪恶计画
C假生活

Facebook 将更新演算法剔除「标题杀人」与「垃圾内容」,这又是一场邪恶计画

粉丝数:523+
浏览量:1223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06 23:54:07
Facebook 将更新演算法剔除「标题杀人」与「垃圾内容」,这又是一场邪恶计画

在 2014 年 8 月底,Facebook 宣布了两项演算法的改进,这两项改进都对网路内容出版商有着相当的相关性。第一项是改进动态消息(News Feed)的连结讯息演算法,让传统用「标题杀人法」的文章减少出现:接着就是建议内容出版商使用最好的讯息分享方式。

剔除「标题杀人」演算法

许多内容生产网站喜爱使用一些独特的标题吸引人们阅读,这种英文称为「引诱点击 Click-Baiting」的做法,就是台湾所熟知的「标题杀人法」,因为令人注目的标题可能让人们点进去、盲目地按讚与留言(事实上,许多现代人都只会看标题而不点进内文),导致演算法认为这些连结很重要,进而让这类型的文章充斥版面。

Facebook 在你每次刷新的时候,都会按照演算法找出 1,500 则你可能有兴趣的贴文供你阅读,许多人认为这是脸书多此一举的表现,但事实上在你加入了 100 个粉丝团与 300 个朋友后,你可能会讶异于你的脸书每天有多少贴文出现,而很难从中找到你真正关心的议题。

如果没有演算法,你可能会发现粉丝团每天都不断重複贴文,以争取粉丝的目光,然后许多粉丝团都开始做恶性竞争,而非产出使用者最感兴趣的贴文,而你的朋友们也会因为贪婪(受到奖品引诱)加入了过多粉丝团,最后反而导致使用者黏着度下降,事实上在 2009 到 2010 年演算法尚未完备的时候,就曾经出现过类似的问题,而演算法就是 Facebook 让涂鸦墙讯息能够重新整理的重要机制。

为了避免演算法受到「标题杀人」的文章受到影响,Facebook 自然就要开始动手处理,好让人们的涂鸦墙上再次出现「有用」的讯息。因此他们将採取以下的数据做演算:


1. 人们花了多少时间阅读点开的连结。

点开 Facebook 后花了多少时间阅读文章才跳回 Facebook,这部分在 Facebook 的手机或平板版本时,因为移动装置版的 Facebook 是以在程式下浏览为主,因此可能较好判读,如果是桌机的网页浏览就较难判定,或许会靠 Facebook API 辅助。

不管 Facebook 会用什幺方式来确保人们花时间阅读连结,这将可能导致每间内容生产商都在文章里面塞一个影片、或是塞了一堆长长的文章来规避这个问题,一堆影片跟一堆文字的长文就是好文章吗?这可很难说。

2. 人们与朋友讨论或分享给朋友的比例。

比如说分享后的迴响、人们对于分享中的讨论热烈、甚至标注其他人,都是判读的标準之一。但有经验的粉丝团管理者与内容生产者,可以故意使用错误内容或争议性内容引发讨论,而这部分是否代表这文章是值得分享的?那可就见仁见智了。

3. 人们看完文章后是否有按讚或发表评论。

如果是要看完才按讚或发表评论就更为困难,也就是按下文章之前的赞或评论都有可能导致扩散率较低。

4. 连结分享将大于图片分享,或是大于在内文镶嵌连结的分享

许多人分享文章的时候,除了是从其他人的连结中按下「分享」按钮外,就是从内容网站複製连结贴在对话框中,Facebook 称这个连结分享为「连结格式 Link Format」;而另外也有一些人会使用图片,并在图片的内文中加入短网址吸引他人点击。

Facebook 将更新演算法剔除「标题杀人」与「垃圾内容」,这又是一场邪恶计画

这就是传统的「连结格式 Link Format」:包含推文、首图、标题、引言。

Facebook 认为相较于在图片内文中加入短网址,传统的「连结格式」可以提供给读者更多的资讯──因为连结格式除了标题、首图外,同时也会有一些引言可以帮助读者判断文章是否值得阅读,因此往后他们会将「连结格式」的优先权更高于「图片分享加上推文连结」,以此方式减少读者受到图片的引诱。

Facebook 将更新演算法剔除「标题杀人」与「垃圾内容」,这又是一场邪恶计画

这是用图片然后于推文中加上连结的做法。

事实上有经验的粉丝团管理者都应该知道,使用「连结格式」的点击率平均远高于图片在推文中加上连结分享(这点连 Facebook 本身都承认),所以如果你是个有经验的粉丝团管理者,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以上四项新加入的演算法机制,将会让往后 Facebook 在判断扩散率(也就是贴到他人涂鸦墙上)的时候更为困难而複杂,但由于 Facebook 在新闻稿中并没有详细解释这之中运作的过程,因此也很难判断这些标準是否合理,因为前三项条件的变数太大。

光是断线是否能算继续阅读、在手机版可能会有的「讚」或「分享」的延迟问题,就有可能让判断失準,而且以「阅读」时间来说更不符合现代人在手机或平板上的阅读习惯,因此许多内容生产商可能得开始花时间找一大堆图片、影片塞入文章中,好让阅读的时间能够延长。

但这是否能解决问题呢?或许我们可以看看之后的状况再来评断。

演算法是公平,还是邪恶?

不管你认为 Facebook 演算法是邪恶或者是公平,事实上 Google 为了避免搜寻结果被内容农场「绑架」,也已经在 2012 年开始使用一种名为 Panda 的演算法,该演算法能从搜寻引擎中剔除或降低内容农场的搜寻权重,目前该演算法已经于 2013 年扩展到所有英语系国家,而其他语系相较的演算法与英语语系较为不同,因此目前还未真正开始于非英语系地区使用。

Facebook 与 Google 就像是掌握了内容的通路商,他们为了避免自己的「上架产品」(也就是其他人所生产的文章与内容)受到汙染而影响商誉,因此使用演算法剔除了这些他们所认为的「问题」,不管你认同与否,他们都使用演算法决定了你所能看到的内容,而往后他们也会继续这幺做。

参考内容:News Feed FYI: Click-baiting

首图来源: True Democracy Party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