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B趣生活 >为父压抑26年终变性‧想做人造子宫生子 >
为父压抑26年终变性‧想做人造子宫生子
B趣生活

为父压抑26年终变性‧想做人造子宫生子

粉丝数:710+
浏览量:4545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15 23:07:36
为父压抑26年终变性‧想做人造子宫生子(槟城)艾妮丝(Inez)自小就明白自己没有当男人的“条件”,“我是女生”这把声音打从他懂事开始,清晰而响亮的在脑中迴荡,然而为了不想伤害既传统又严肃的父亲,他一直将女人的本性隐藏起来,勉勉强强当了26年的男人。直至从事舞蹈行业的他有一次不理世俗的眼光,上了妆,套上裙子,再穿上高跟鞋登上舞台表演,尽情释放女性的魅力,他才发现原来要做回自己并不难。9年前,他进行部份的变性手术后,第一次买胸罩,并在穿上胸罩的那一刻激动得不能自已,频频问“这是我吗?”儘管艾妮丝目前不打算再完成另一部份的变性手术,但对婚姻充满憧憬的他不介意为心爱的男人挨刀,即在体内“安装”人造子宫生子。不过,这项技术尚在研发中。在芙蓉出生的艾妮丝(35岁)现是槟城非常出色的资深舞蹈员,他对《》说,他不需要爱人告诉他有多美,甚至说他比女人还美来肯定他,美不美都不是问题,他要的,只是一份实实在在的感情。他不害羞地披露,他很喜欢小孩子,如果有一天让他遇上一个很爱他,而他也很爱的男人,他会认真去思考生儿育女的问题。“如果有可以受孕的人造子宫,我一定会去做这个手术,这和变性手术不同,只因我真的很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不然我想我会考虑领养孩子,这样才算是一个圆满的家。”渴望实在的感情谈起变性的过程,艾妮丝说,他有两个哥哥,所以他是家中最受宠爱的“小弟”,但他明白自己有着一般男人没有的女性特质。“在我一天天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人的时候,我是有点矛盾,妈妈是最了解我的人,她嘴里不说,但我知道她一早已接受这样的我,我最顾虑的,还是爸爸,爸爸一直是个很严肃很传统的人,我不敢想像他知道我的性别后会怎样,我不愿意去伤害他。”由于种种的因素,艾妮丝始终无法“还原是最可怜的,带着虚假的男性躯体站在舞台上,我觉得痛苦极了,我不断地问自己,这样的日子,我真的还要继续过下去吗?”之后,艾妮丝和一个男人谈恋爱了,被叫作“基佬”(同性恋),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确实是男人啊。不过,他当“基佬”的日子很短暂。“几年后,我在一艘船上做秀,当时人在异乡的大海上,头脑特别清晰,于是我二话不说就去化妆,穿裙子,然后穿上高跟鞋走上了舞台。”“或许是裙子和高跟鞋赐我无限的力量,也或许是我天生就注定要当女人,我表演得很投入、很忘我,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得目瞪口呆。”从那一刻起,艾妮丝决定面对真正的自己,他开始服用女性荷尔蒙药,并以女性的形象装扮自己。他说:“这才是原来的我,原来找回自己,认清自己是多幺舒服多幺美好的一件事。”感动保守父亲接受变性开始以女性形象示人的艾妮丝,以为传统又保守的父亲会和他断绝关係,没想到父亲一见到他,只丢下这幺一句“我要家里整整齐齐,不要吵吵闹闹的”,以婉转方式接受了他变性的身份,并要家人都尊重他的决定,令艾妮丝感动得双眼泛红。自从勇敢表达自己是女人后,艾妮丝发现,原来世人的眼光并非想像中那幺可怕,最后他更是完全不当一回事了。不过,教他最难面对的是家人,尤其父亲能否接受他由男变女的事实。“我觉得有必要以‘真面目’去面对我最在乎、最亲爱的家人,所以我蓄了一头长髮,以稍为女性的装扮回家,没想到家人原来一早就认同了我的身份。”他说,正因为有家人的支持和包容,让他得以把所有的顾虑抛诸脑后。26岁那年,艾妮丝想做真正的女人,于是他花了3000令吉到泰国进行部份的变性手术。不隐瞒变性身份他披露,他从不刻意隐瞒自己是男人的事实,面对每一个人,他一样坦然、自在。“我出街,没有性感的装扮,爱穿舒适的连身裙。我没有刻意告诉别人我是女人,而街边的人也没有怀疑我的性别,就算有,我也不在乎,因为我相信,内在比外在重要。”不在乎身份证性别更换身份证上的性别一栏的问题,艾妮丝说,他从不在乎,只要心态明确,立场坚定,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次要的。心态明确立场坚定“我最爱旅行,一直都有出国旅游的嗜好,很多变性人都有面临出入境时的困扰,但我就还好,依然女性装扮的我,会很坦然的面对一切的眼光,但没试过任何的为难,最多只是投来好奇的一眼,还是顺利过关了。”不要同情只要尊重“我们不需要同情,只要你们的尊重。”艾妮丝说,变性人并不可悲,也并不可耻,走这条路,就注定要不断地忍受与接受世人所有认同与不认同的眼光。“你们要叫我们‘阿倌’也好,人妖也罢,我真的不在乎,我还是我,没甚幺大不了的。”男友猝死婚礼成泡影一直忙于舞蹈事业的艾妮丝,一再提醒自己要完成另一部份的变性手术,不过2007年一个英国男人的出现,却完全推翻了他要彻底变性的想法。这名后来和他相恋的男友说:“何必去动手术?如果我要找人帮我生孩子的话,那我大可去找一个正常的女人。”男友坦诚和包容的爱,让艾妮丝开始相信,变不变性已无所谓,身份证的转换更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他们也可以有人疼、有人爱、有幸福。网上认识相恋“我和亚伦(Alan)是在网上认识的,他大我20多岁,离过婚,儿子和我差不多年纪。我一早已摆明我是变性人,但亚伦还是愿意和我做朋友,后来,我们在大马碰面,接着相爱。”“亚伦的爱让我轻鬆地做回我自己,我可以时而温柔,时而粗鲁,不管我是怎样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他都可以接受。”相识10个月后,艾妮丝和男友决定结婚,岂料在两人计划着该如何筹办婚礼的时候,艾妮丝却于早上接到亚伦前任上司的来电通知,指亚伦心脏病暴发过世了。亚伦的离去虽教艾妮丝大受打击,但同时也给了艾妮丝无限的希望和信心。“是他告诉我变性人并不可耻,是他告诉我,我们也可以很有尊严的活着,是他告诉我,我们也可以像平凡女子一样,有婚姻有幸福,也是他告诉我,内在比外在实际,没有动手术并不重要,爱就是爱了。”在艾妮丝的心底深处,亚伦成了他最珍贵的回忆。舒服示人改变观众负面印象在酒吧做秀时,曾有一个观众告诉艾妮丝:“你是我接触超过15分钟的变性人。”原来那名观众向来对变性人存在着负面印象,认为变性人都是举止大胆而热情,所以每当有变性人靠近他,他都会感觉很不自在。打算进修增值不过,艾妮丝却让他感到很舒服。艾妮丝说:“这名观众也觉得惊讶,他竟能和我聊了那幺久,而且他懂的,我都懂,他说我是个让人很放心又舒服的变性人。”艾妮丝说,长久以来人们对变性人有误解及偏见,其实变性人和你我一样,都是性格各异的个体。“有机会的话,我会让自己增值,不断的进修来让自己的人生更充实。” · 2010.02.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