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B趣生活 >我的沙发冲浪:让我们继续在路上 >
我的沙发冲浪:让我们继续在路上
B趣生活

我的沙发冲浪:让我们继续在路上

粉丝数:934+
浏览量:5860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10 19:15:12

就在7月的尾声,我迎来了沙发冲浪第一个客人,一个来自法国巴黎的28岁小帅哥。一开始也是犹豫了两天先拒绝了他,后来想想又觉得何必拒绝冲浪客呢。所以决定来试试沙发冲浪吧。(沙发冲浪的译名是直接来自英文couch surfing,原本是指背包客们去异地旅游时借宿别人家的沙发,但我们直译为「沙发冲浪」我觉得也无不可,便沿用之)其实沙发冲浪行之有年,我是日前先登记了Airbnb平台,才想到房间既然空着也是空着,不如也去登记一下。也是因为没有多想,所以这次经验让我学到很多。

这个男生喜爱艺术和文化,所以来之前就发信询问我是否愿意碰面一起出去走走,或是借住沙发。这也是沙发冲浪的站内例行事项,如果你想冲去谁家当然要先聊聊,确保双方都能相处,冲起来才有意义又愉快。但是就如很多人都会有的顾虑:男性女性(或是同性)之间的情慾问题。

这类案例其实多有所闻,也不只有沙发冲浪,举凡世界上各行各业哪个没有这层危机?我个人是觉得,无论你是冲浪客或是出借沙发,自己要有警觉。基本上有这层担忧的朋友,我会建议就不要冲了,因为你无法确保人性。当然,这世界我会说好人多过坏人。以我个人经验,在外自助旅行,拜托你用膝盖想,犯罪的代价不小,出去玩的人谁不是想玩得开开心心,为什幺要在异地犯罪自找麻烦呢?需要为了自己的情慾问题犯法吗?当然你会说有,但是比例呢?我想100个人中至多1个吧。

重点还不在这里,沙发冲浪的意义远远超过这些法律边缘的忧虑。这也是我这回出借沙发后的经验。其实沙发冲浪最有意思是「人」,所有事情的意义都在「人」。陌生人忽然间变成同处一个空间,如何相处?如何交谈?所有的生活细节可能就在短短几天产生碰撞,这也是旅行的一部份。

谈回我自己这次经验。我真的是大开眼界,首先我忽略了冲浪的「时间」问题。我事先都会和冲浪客说好,冲我的沙发要配合我的作息时间,而且我只有一把钥匙,所以一定要比我早出门,比我晚回家——这也是一般出借沙发者的游戏规则。而且为什幺会有人免费出借沙发呢?回到人性的层面来讲,当然要互利,所以很多冲浪客会提出语言交换、帮你煮菜、教你乐器、总之就是「换宿」。但由于我完全出于好奇所以没有多想,而且我觉得一般人都会有基本礼仪,并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纯粹就是出借沙发,没想到倒是先为自己添不少麻烦⋯⋯

我的沙发冲浪:让我们继续在路上

先是小帅哥深夜才抵达扰乱我的作息,该是我的沖澡时间却要等门。而且小帅哥从台南玩上来没抓準时间,和我改了三次。我想对方是法国人语言不通环境不熟,也就罢了。好不容易小帅哥到了,我平日省电少开冷气但有了客人总不好意思一起流汗,所以他在的三天内我都是冷气随时开着。其他部份倒还好,就和平日的生活琐事差不多。所以接下来可以谈谈这次和这位28岁男生相处的经验。

首先就是,年轻背包客永远精力旺盛,因为出门在外很兴奋,肾上腺素每天都处于爆走状态。首天夜里到了我家之后,已经夜里11点,因为先前站内通讯时就提过我住夜市旁边,所以我问他吃东西没?要去附近走走吗?结果小帅哥虽然很客气说不必,但又一直强调「如果妳也想吃点东西,我也想去走走」,我感觉得出来他很想去逛,所以第一晚就出去逛,也一起去吃了晚餐,他很满意。我建议他喝奶茶,他却说喜欢果汁。在北上之前他已经在台南待了三天,天天都喝现打果汁。

法国帅哥是哲学系博士生,论文题目和领域却集中在艺术。因为事前双方通信知道彼此背景,第一天晚上也聊了不少,总之第二个晚上他就和我聊了当天下午的鲜事。首先早上我们一同出门,我告诉他如何搭捷运前往他要去的地方,他便独自展开他的旅程。他说为了赶行程没吃早餐和午餐,下午逛到一间艺廊,女负责人和他聊得很开心,说要介绍他认识一个重要人物,后来女负责人还留他和重要人物一起吃晚饭。他拿出两人名片给我看,我几年前负责过一段时间的艺廊接洽工作,所以两人倒都碰过面,世界真是小。

然后帅哥说他这几天晚上其实都睡不着觉,因为他三天前接获位于佛罗伦斯一所大学的通知,将于九月到职,他实在太兴奋了。我听了都觉得为他高兴。他说他觉得他的人生都改变了,因为他本来很困惑自己的未来何去何从。

「所以你决定要来亚洲旅行?」我问。

「对,就想该出去走走,想想事情。没想到——这简直就是我梦想的工作,我母亲是义大利人,我一直想去义大利看看,没想到现在不但可以去,还是去一所很有声望的大学工作⋯⋯」

「你一定要赶快告诉你的父母,他们一定很高兴。」

事实上在我住处的每天晚上,他都打网路电话和亲人朋友们聊天,大概可以讲上个把小时。多亏他,我听了三个晚上的法语⋯⋯

男孩的感性也影响到我,也跟着为他高兴,竟然有幸和他分享这幺棒的一刻。但随之而来就是现实。难得週末可以好好放鬆,因为他要来之前我们就讲好,週末我可以带他出去走走。唉。人生啊。我知道他出来玩很兴奋,但姊姊也很累。我说姊姊明天不必上班要睡晚一点。

「可是明天是我最后一天,我想把握时间早起欵。」

接下来週六的行程就被他折腾惨了,他一路拿出他的apple watch安慰我说「没关係啦,妳看我们现在已经走了XX哩,消耗了XXX卡洛里。」

週末的早晨一早就被小帅哥吵醒,我觉得他有意无意製造声响要我起床,我也就乾脆顺他的心早起(人真好⋯⋯)。结果他和我说他iPhone 6忽然充电不能,于是整个早上就为了他的手机来回奔波一上午,几乎漫步整个大台北,都快脱水了⋯⋯

我建议搭捷运去北车修手机,但他说他查过Google Map,我们可以走路去(后来发现他是Google Map疯子,任何地点他都说「看Google Map啊」),于是我们就从我位在师大夜市附近的住处一路走去北车。路上也聊了很多事情。例如小帅哥最喜欢的不是艺术是音乐,他5岁开始学吉他8岁开始学钢琴,和朋友们一起玩乐团。他说其实一接到将至佛罗伦斯赴职的消息,他整个脑袋已经装不下别的事情,已经忍不住规划之后的生活。他说佛罗伦斯的地价比巴黎便宜很多,他想在那里买一间小公寓,想聚集玩乐器的人一起组织沙龙⋯⋯

小帅哥还询问我外籍僱佣在台湾的情况,因为他在香港看到非常多来自印尼菲律宾的外籍僱佣。我和他聊了一下,他说他未来的研究也会考虑以此为题目,关于外籍劳动国族认同等题目⋯⋯他还留意到台北车站甚至有一间留给穆斯林的空间,这在世界各城市都很少见⋯⋯小帅哥真不简单。

不过整个週六其实我都处于枯死状态,只是不忍心让他失望就一路陪到底。和他早上先是去了大稻埕,然后又去了当代艺术馆——结果休馆到九月==,下午又去了北美馆,然后漫步永康圈再一路走回我的住处。永康圈是艺廊女负责人给他的建议,她说那里很多艺廊,然后他也查了Google Map知道离住处很近。总之週末就是一个虚脱的走逛。

其实近日认识一些外国朋友,普遍从他们口中发现,我们的旅游产业都是为中国设计,对英语系很不友善。各个景点或标示都是简体字,服务人员也都无法说英文。最扯的是小帅哥告诉我,他去了台南的台湾文学馆,里头竟然没有英文。「国家博物馆不就是要向全世界介绍你们的国家吗?为什幺没有英文?」他真的把我问傻了。然后遇到的外国朋友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疑问是:「为什幺你们的垃圾桶这幺少?」这也是我的疑问。

小帅哥会说英法义文和土耳其四种语言,28岁但是玩沙发冲浪已经7年,去过22国冲过27个沙发,自己在巴黎则招待过13张沙发。我和他说我才刚登记帐号而已,他是我第一个沙发客,他就说「那妳以后出国一定要试试冲浪!」我问他原因?他说「旅店就不必说了,很无聊。青年旅馆很便宜,但是你没办法像冲浪这样,可以深入当地的生活,和当地人住在一起,吃饭,活动。」我和他说我也有登记Airbnb,他说,冲浪和Airbnb不一样,我当然知道不一样啊⋯⋯

小帅哥这次来亚洲一个月,香港待了18天,台湾7天,接下来要去深圳。我问他香港和台北哪里不同?他说:「香港感觉很冷漠,台湾比较有人性。」我说是因为人吗?他说不是,是建筑。「香港到处是高楼大厦,你的视线只有高和再高,全部都是直线,没有水平线。」

週末虚脱的那天,其实中午离开当代馆我就和小帅哥说:「姊姊好累,姊不行陪你去北美馆了。」我考虑良久才开口的。但他还是说:「妳不会累的,美术馆是最适合休息的地方。」我看着他年轻的眼睛,自然又答应了。 离开北美馆的时候又是一个挑战,继「挑战沿河岸走回北门」这件疯事,他说他想从北美馆走去花博旧址,再走去新生公园,再搭捷运到东门站,一起在永康商圈吃晚饭。他都安排好了我又不好意思拒绝。我根本不知道新生公园是什幺地方⋯⋯总之跟着外国人的眼睛,我又认识了一次台北。

其实小帅哥很疲惫。在北美馆的暗处我看见他闭上眼睛在休息,我坐到他身边,一起静静听着装置艺术的街道录音。走到新生公园,他去投币买了一瓶水,在公园里的石阶,他说他想坐下来休息一下。我们从花博走到公园时经过一条高架桥,桥下的河流非常髒,他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全景照。舞蝶馆也拍了全景照。他很喜欢拍全景照。想起他兴奋的人生大事,我忍不住对他说:「你知道吗?无论是中国人的文化或是西方人的占星学,每个人12年会有一次人生的转折。」

「是吗?我才28岁⋯⋯我不觉得12年,我觉得,我是5年吧⋯⋯」他想了想说。「5年前我决定读博士,那时我23岁。10年前我去了加拿大,那时我13岁⋯⋯8岁的时候⋯⋯我不知道有什幺大事。」

我笑了。「很多事发生的当下我们察觉不出来意义,但是过了很多年再回头去看,你才会发现那是人生的转折。」唉完全是年龄的差距啊。

和他一起静静坐着,我看着这个我原该熟悉却不知为何完全陌生的公园,几个行人走着,几乎没什幺人,远远望去,充满绿意的公园,森林,寥落的人,忽然觉得我好像置身在80年代杨德昌的电影里⋯⋯

这或许就是沙发冲浪的意义。认识新的人。认识新的自己。亲人和朋友知道我在玩冲浪都说「那很危险妳为什幺要加入」,我只能说,年轻女孩们我是不建议玩冲浪,我也不建议冒这个险。撇开情慾问题,人性也是一大考验,我自己就有被偷窃的经验,无关冲浪,是在背包客栈上找来的旅伴,还同样是台湾的女生!所以我说,真正的坏人是防不胜防、而且多半都是自己同胞在相骗。

我的沙发冲浪:让我们继续在路上

最后一天早上,送小帅哥上车,忽然觉得很难过。短短几天而已却聊了很多,特别是分享一些人生中的重要时光。沙发冲浪真的好玩吗?我不知道。也许吧⋯⋯小帅哥前程大好,穿起衬衫戴起眼镜就是个风度翩翩的学者。他很喜欢和我讨论台湾和中国的问题,还有台湾移工的问题⋯⋯有些人你知道他会走得很远。

我不知道是否还会出借沙发给别人,如果每次都让我这样感伤的话。不过,沙发冲浪真的很有意思。我去冲浪站上给了他一个好评,他已经抵达深圳了,也立即给我一个好评。其实在我住处的三晚,后来为了Wi-Fi还起了点小争执。为了联繫我们有彼此的WhatsApp。看见他方才还在线上,我就心安了。表示车子平安送他到了机场,他在彼岸平安落地。

回到家看到空着的那张床,想起走过的安静公园,还有彼此的疲惫。年轻的心还有年轻的未来,在路上的我们有时不分先后,毕竟,我们都在路上。

再见,杰若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