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I绿生活 >后殖民女性主义眼中的《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
后殖民女性主义眼中的《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I绿生活

后殖民女性主义眼中的《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粉丝数:792+
浏览量:5726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6-25 01:01:41

后殖民女性主义眼中的《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在台湾背包旅行的论述似乎已经被昇华成某种心灵上的淬炼,某种富含诗意的成长手段,澳洲打工度假也能渲染为一种成熟的表现。但是,如果我们检视二十一世纪里头「旅行」的本质,会发现「旅行」是一种新殖民主义的行为,先进国家到落后国家旅行,无疑是一种企图了解「他者」的凝视行为,最能呈现「看」与 「被看」之主客关係的观看行为就是「凝视」这个複杂的观看行为,落后国家作为一种观光景观,让富裕国家的人来自己国家开拓自己眼界,看与被观看、主体与客体的权力关係都是企图透过他者来定义自身的行为。

  改编自小说的旅游电影《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Eat、Pray、Love)剧情讲述美国女性Liz拥有一切,老公、事业、房产,但依然感觉内心失落。于是她与老公离婚,抛开一切决定来一趟环游世界的心灵旅,旅途中她去了三个国家,在义大利美食得到慰藉、在印度灵修中得到救赎、最后意外在峇里岛找到心灵平静与生命中的真爱。本文将跟随电影的故事脉落,分别讨论电影女主角去过的三个国家与三个不同主题,以后殖民角度,来探讨对第一世界对于异国旅游的追寻,以第三世界的想像作为消闷解忧的去处,而且已远离现实,以原始古老的意象为诉求,内涵哪些殖民主义的主观形式,且文化殖民主义的观光正当化了这种经济形式,複製了哪些现存的权力关係。

  Eat:饕客的料理殖民主义?

  离开美国的第一站,Liz来到义大利,这个章节电影主要聚焦在女主角与好友在义大利美食中的纵情享受,所以镜头会特写在美食、红酒与Liz大啖食物后幸福愉快的表情。严格来说义大利也是位于欧洲中心国的一员,观光收入对于义大利是一笔很重要的外汇来源。造访义大利的游客除了观赏闻名古今中外的名胜古蹟之外,另一个目的也在于享用风味美食。

  本段笔者将女主角视为专程来义大利品茗美食的饕客,以摄影机如何去观看这些令人垂涎欲滴的食物,来讨论食物上的凝视如何他者化族族裔文化成为料理观光。

后殖民女性主义眼中的《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饕客就是一种认为食物既是维生所需,亦是认同关键,还是一种生活风格的人。Liz来到义大利首先便是问朋友,「哪里有正统的义大利料理?」可见在美国的义大利料理与在义大利的料理先有了一个区辨,这个区辨假设了有个所谓在地的色彩或风味存在。在地风味、奇异风味(exoticism)是饕客论述的一个关键,由其在旅行中,对奇异风味饮食经验的渴望会更胜平常。

  如果食物是奇异的,那我们必须问对谁而言是奇异的?在摄影机内,凝视对女主角而言是最正统义大利料理,女主角也凝视着他的食物,这是旅行中一个重要的知觉凭藉,包括搜集这些被建构为奇异、道地的符号,以强化观光客感官的旅游经验。对女主角而言义大利食物之所以有意义在于它代表美国以外料理典律的尝试,这区辨在于相对于美国速食大量生产、平凡无奇的食物这些特质使得异国「他者」的食物够为奇异。

  本节并非区分美国与义大利食物之间的不同,而是在于建构奇异食物、道地的的判别为何,道地食物如何被建构出来。强调「本真」意义的「道地」具有社会、文化、种族意涵,是在殖民情境下所定义的类型,殖民者认为某事物具有本真性(例如:黑人)都是被视为次等的、较差的。对于食物道地的宣称电影、电视、饮食书也拓展我们的认知,女主角透过旅游书上登录的美食餐厅,按图索骥一一品尝所谓的正统义大利美食,书上的美食餐厅是经过所谓美食评鉴、米其林筛选,来宣称权威性或正当性的认肯,令一方面又符合消费者的期许,异国餐厅便是很好的例子。

  Liz这位美国的居民,住在世界经济体系核心的女主角,来自中上层阶级,负担得起去各地旅游的花费,透过旅游书学习品嚐奇异新奇的食物,代表着一种文化寰宇主义(cultureal cosmopolitanism),带有帝国主义意味的料理冒险,如MacCannell指出,旅行者多爱追求真实、道地的事物景观,但地方所呈现的常是舞台化的道地(staged authenticity),后台的真实生活则是观光客无法看到的。因此笔者认为饕客认定的所谓道地料理,来自于地理位置上的距离、与社会文化上的距离,因此才能被认为是奇异、新颖的。

  Pray:印度的观光符号

  女主角旅行的第二站来到印度,电影这个章节的主题是有关祈祷,Liz来到她崇拜的灵修师的道场度过了四个月的岁月,虽然她一句印度文也不会说,但美国好莱坞电影让道场里的印度人全都神奇地会说英语,并能流利的跟Liz进行对话。摄影机也理所当然要拍一下印度充满异国情调的各式街道市集、旅游书上的知名景点。印度是全世界旅游成长第二快的国家,中产阶级成为印度观光的重要客源,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形容观光业为「贫穷国家的少数发展机会之一」。

  Liz因景仰她在美国信奉的一个印度灵修大师,而慕名而来,并从一开始无法融入这里的一切,到后面靠着信仰的力量找到平静的方式。西方国家似乎对于印度的想像,宗教的定型就佔了很大一块,也因此电影才会将印度再现为能找到「原始」心灵平静的古文明之国。

后殖民女性主义眼中的《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社会学家John Urry在《观光客的凝视》 中指出当前观光旅游作为消费符号的特性有:景点的浪漫凝视与文化差异性。女主角就是这样一位对于大众、套装化的旅游模式无感,她追求体验的深化、情感的满足,所以更重视对文化意义的追求和体验。并被观光景点背后所乘载的符号意义吸引而前往,希冀能从这些异地观光符号的意义体验中获得智识的启发与身心灵的平静。

  笔者认为在电影这段落,相对于旅游地本体的真实性追求,Liz更迷恋在百年文化古蹟灵修与恆河比邻,这类文化符号所带来的体验快感,因此地方文化的想像比文化真实的对于观光客而言更有吸引力。

  电影剧情中角色所提供的服装与仪式身体操演剧码,也成为参观观光景点的旅者所期待与模仿的身体操演仪式,Liz迷恋在灵修道场所迷恋的特定符码,即印度被电影再现为一个精神信仰的国度,道场里的修行者一举一动都带有某种神秘面纱,印度被视为与美国存在极大文化差异的他者,在异族之间看与被看的观光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权力关係的表现形式, 然而,被观光地区之所以愿意发展观光,多数也是为了经济因素。

  观光是旅游体验的「视觉化」,凝视是所有旅游经验的中心,因此Liz在印度的宗教性体验即是对符号的凝视,是消费与搜集特定观光符号的过程,是对地点特定意义的消费。在电影里将印度文化传统标籤化处理,这种再现便会与社会现实及文化脉络脱节,在观光旅游脉络中陷入文化商品化、庸俗化的陷阱。

  如萨伊德所说:「东方几乎是欧洲的发明,自古以来,始终是浪漫、奇异的事物与非比寻常经验的所在。」因此笔者认为女主角追寻心灵体验的旅游模式来到印度,也是某种殖民主义的主观意识形态,电影中对东方文化性的迷思,生产了奇异的他者,以及旅游者的优越位置。

  Love:爱的寰宇主义?

  峇厘岛是Liz旅行的最终站,在电影一开头剧情叙述她在六年前曾在峇厘岛给一个巫医Ketue算过命,六年后再回来便是要找当时的巫医Ketue。在这个章节是关于Liz在印度学会如何平静后,来到峇厘岛在巫医门下学习冥想打坐,持续让心灵平静后遇到跟她一样,热爱冒险、有个性的男主角,最后电影以爱情收尾。

  在电影这个章节与上一段旅行有点类似,在西方视角下同样继续将东方国家再现为原始性、奇异族裔的他者,而他们被期待要保存他们的文化遗产,以供主流文化消费。巫医Ketue就是透过西方文化霸权再现他们眼里所见的峇厘岛原始性的角色,既而满足旅客与观众对东方旅游的想像与期待。

  里面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段落是,帮Ketue打扫的妇人看到Liz劈头就问她三个问题:「妳从那里来?」「妳要去那里?」「妳结婚了吗?」,Liz则是笑笑地回答说「我离婚了。」妇人说:「女人都需要丈夫的。」这个荒谬的对答被安排在电影中,似乎要让观众观赏印尼女性是如此守旧,而美国来的Liz拥有更多自由,有自主权力。

后殖民女性主义眼中的《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

  她来到峇厘岛打坐修行之虞还能与来自巴西的男主角Felipe恋爱,两人的工作同样不需要在固定地点(Liz是作家、Felipe是贸易商)经济也负担得起到处旅游,他们一起约定要去更多的地方旅游。

  这传达的是一种寰宇主义式的情境,所谓寰宇主义,指的是一种对世界关係的渴求,甚至时常转型为一种地理、文化上的霸权。David Harvey在《寰宇主义与自由地理》一书中认为寰宇主义是世界主义在人类的思想史上是一种对全球地理的正义想像,但这个理想时常面临特殊的历史时刻而滑落到各种霸权,个人对于自由与自主的追求,反而导致了压迫与暴力,或者刻意忽略了地理与文化上的差异而满足自己的正当性。

  因此在第一世界的旅行者实践这种旅行上的寰宇主义,与探索和佔有他者文化资源的新殖民慾望彼此重叠。这也与中上层阶级及上流生活风格有关,即寰宇主义发生在权力与资源大致上分配不良的脉络中,令身处世界体系之地缘政治核心的人,享有庞大特权。

  所以在电影里他们能够相爱、能够一起去不同国家是存在不平等的脉络中。毕竟富裕世界的人有能力离开自己的国家到处探索,但许多国家的本地人没有经济、政治实力作同样的事,他们只能「被探索」。

  本篇从电影三个章节分别阐述了旅行的不同面向,就女主角身处的阶级与文化而言,她的旅行本身就是不平等的象徵,就算电影后面两段看似她是以修行,某种刻苦的方式再进行旅程,但就算如此,都还是以上位者之风来去拂扫这些地方,再怎幺抱怨当地人的粗鲁、再怎幺不喜欢这个国家的贫穷与髒乱,他们都有权力离开。

  笔者也粗略分析电影再现了哪些刻板印象,特别是东方国家在好莱坞电影中不是以过度浪漫化,就是被丑化的形象出现,这部电影里皆包含两者。电影也可以引动观光,就像这部电影上映后就引发了一股背包客热潮,这也成为不少国家发展的行销策略,但某些以行销为导向的电影政策,却忘了种族、阶级、性别等社会关係,以及人文与自然关係。

  在以票房为依据的主流影视产业中的产品,总是简化与耸动,有时甚至以恶质的方式呈现,长期在好莱坞电影中的亚洲异国情调与功夫病夫意象的再製,西方科幻片中几近异形白癡的亚洲科学怪人呈现,种种为了让边陲国家意象在全球支配影视中出现,是电影引动观光时需思考的议题。笔者希冀可以看到除了旅游的拍照炫耀文章外,有更多人能去注意到观光旅行中的其他面向,透过这部电影可以看到某些参照点,并指出在电影中都是企图藉由了解「他着」来定义自身的行为,可以说是殖民主义的再现。

 电影资讯

《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Eat, Pray, Love)-Ryan Murphy,2010

相关推荐